蚂蚁彩票计划

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博文

宋代诗人范成大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早已被中国人传颂千年。或许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江南情节,那小桥流水,那烟水茫茫,那百顷风潭,那十里荷香,都让人流连,让人向往。让人流连和向往的不只是如水墨画般的江南美景,还有在不经意间,从一帘幽梦中,走出的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苏杭,正是经典的江南美景,那句“人谓尔从江南来,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浩如烟波的人类历史上,曾出现过几次黄金时代。从诞生“四大文明古国”的大河文明时期,到伟大精神导师辈出的轴心时代,然后到东罗马帝国和大唐帝国双雄并峙的年代,再到中国古代民主政治顶峰时期的宋代,最后到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人类历史的车轮被这几次黄金时代推动着,滚滚向前。它们让不同时代的人们从混沌到开化,从愚昧走向文明。 而持续近3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们不爱那不勒斯,虽然它有着不输于欧洲任何美丽海滨的风景线,也有着非常吸引人的多元文化和饮食结构,但在老城区如影相随的战战兢兢,生怕被偷被抢的恐惧,即使在我们全身而退之后,仍然让我们感觉心悸。有的时候,我们很想为那不勒斯辩白,你看,我们毫发未损,所以那些关于那不勒斯危险的谣言都是虚无的,可是,看看我们酒店白天晚上大门紧锁的样子,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那不勒斯,就像一个纠结的美女,因为没得到过爱,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去爱。希腊人、罗马人、诺曼人、阿拉伯人、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因为它的美丽而占有它,但最后都弃它而去。那不勒斯的眼泪或许早已流干,或许早已流进不同时代统治者在此留下的印记中。希腊的墓地、罗马的废墟、中世纪的城堡、文艺复兴的教堂,在古城区简单而朴素地盛放。虽然它们都被列入了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埋葬了庞贝古城的维苏威火山最后一次爆发时,两个聪明又美丽的女孩也在这一年出生了。她们是彼此的希望,不断从对方身上汲取力量,渴望对方完成自己无法超越的自我。在被命运反复试炼的岁月中,她们有着比嫉妒更为强烈悠长的情感。这情感,灼热滚烫,从未消退。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在她风靡世界的《那不勒斯四部曲》中就是这样描述了两个在穷困社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世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博物馆,还没开门,门口就排起了几里长的购票队伍;世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博物馆,让你每走一步,都想屏住呼吸;世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博物馆,里面的每一件艺术品都会让你意乱情迷;世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博物馆,通过艺术把天主、人和世界放入一首交响曲中,把过去、现在和未来联系在一起。而梵蒂冈博物馆(VaticanMuseum)就是这样一个博物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St.Peter’sbasilica)徐徐打开,迎着晨曦。万道光芒照向教堂的5扇门,也照向教堂顶端耶稣和他12门徒的雕像。虽然每隔25年,教徒们才能在圣诞之夜由教皇引领从右侧的圣门走入教堂,意为走入天堂,但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足够虔诚,教堂门前左手拿着一卷耶稣给他的圣旨,右手握着通向天堂金钥匙的圣彼得或许会随时为你开启通往天国的大门。而教堂上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虽然梵蒂冈是世界上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国家,但在基督教世界的影响力,却是全球第一。这个影响力,很多来源于“惊天地,泣鬼神”的圣彼得大教堂(St.Peter'sBasilica)。这个不朽的建筑艺术瑰宝,让世界上所有的教堂都在它面前黯然失色。它的辉煌,它的灿烂,像永不凋败的鲜花,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来此朝圣,来接近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而朝圣,就从教堂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虽然罗马城的名字享誉四方,但在它的城内,却有一个或许比它名字更响亮的国家,那就是梵蒂冈。这个只有天安门广场大的袖珍国家,在基督教世界里赫赫有名,因为它是全世界天主教徒心中的精神家园。因为手捧着神谕,梵蒂冈不仅是天主教会最高权力机构的驻地,也是天主教会最高领袖,教皇的居住地。这个圣城,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国境内几乎全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国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爱上罗马,一定是因为电影《罗马假日》。奥黛丽·赫本的美丽、高雅,如坠落人间的天使,而格里高利·派克的儒雅、谦和,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们完美气质的组合让我年少时就已认定,他们是最般配的银幕情侣。两个人真挚的对视,圣洁的吻别,就像海浪慢慢拢上沙滩,柔软而绵长。可是,“为什么,我可以锁住我的笔,却锁不住爱和忧伤。在长长的一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