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彩票计划

小溪之水

对大家感兴趣的健康话题说说自己的想法
博文
电视里Alzheimer'sAssociation做的“公益广告”请人们憧憬“thefirstsurvivorofAlzheimer'sDisease"那一天。美国国家卫生科研院每年从国会特批4亿美元专攻这个“病”,有点子“大跃进”的劲头!管用吗?难说。有时医学生物学方面的研究有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要想通这么玩管不管用,还真得从问题的本质上说起。那就是,人老了为什么会健忘?我有一位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国将军出了名的不认输。战略目的未达到,是政客们的责任。兵也一样,前两滴血滴到越南不提气,是“他们”不让我们赢。第三滴一定要滴到阿富汗才解气。第二,三滴还莫名其妙地干翻了老苏。第四滴胜之不武,静候“第五滴血”是个什么气场。中国历史也一样,岳飞安内一把好手,攘外就胜负参半了。不用计较敌人的反间计,孙子兵法,兵不厌诈,放之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先强调我和政选无缘无关,但是爱看嘴仗,来美后这是第9届总统竞选大戏了。今年民主党20条男女好汉,个个坚称人类离全球灾难只有12年了。再强调,我不是研究气候的,下面所说的离说相声的角度不远,但且听说来。好像原来戈副总统就到处宣扬我们人类去日苦多,也是10年或12年的大限。总统大选戈输掉了老家,算在了佛罗里达的账上,于是有了2007年佛州被水淹的传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4 01:36:09)

临行一杯酒: 灿烂的晚霞,映照着金色的北京: 菜单上没有,别人公司包饭吃剩下的,我请服务员给我顺了一个: 这怎么念? 走在历史的边上: 时髦的北京: 味道不错: 还得来这个: 回来在肯尼迪转机,因雨晚点近6小时,凌晨1点到达,卸包的来气儿了,愣给摔成这样: 也行,到最后好吃的渣儿会很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年前我还算比较“活跃”的癌症研究人员的时候,会被国防部的癌症项目请去评审。他们这些项目会请一些癌症患者参与,可以真正打分的。按习惯或者行规,第二天晚饭大家一起热闹一下。经常有患者们问“科研专家”或执照医生有关自己病情的事。其中一个“热点”是癌症的统计数字到底是什么涵义。下面是梅奥的公开信息: http://www.mayoclinic.or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天里和大家从癌症普查谈到了生物进化,反馈五光十色。其中一个亮点是“人是从猴子来的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Dr.Schwabe的源生干细胞一说,可以不用走这条路,也最能圆说寒武纪大爆发。我对地球古远时代技术环境上如何允许这奇迹发生持有怀疑,但现在人力不可复制的条件不能让我们否定大自然的力量。现在仍回到分子遗传进化的话题上。自从DNA检测技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有幸和紫杉醇化学合成专利人有一面之交,也有幸和一位研究紫杉醇药理机制超过1/4世纪的先生是朋友。紫杉醇化学合成专利让我们不至于把树皮扒光(也不见得够用),也让那老兄的系里招研究生的时候可以给签字费,跟买球星似的。到现在,我们不能说知道100%的紫杉醇作用机制,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还不断的有人发新文章。但这不妨碍用它化疗。对中医的抨击打头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个人的看法是,首先,中医古老,这么说的部分内涵则是,原始!拥趸中医的朋友们不同意或不高兴我也没办法。我从小“恨”中医,因为家里人老给喂中药,绝不是《王老吉》味儿的。腮腺炎的时候还黑乎乎黄乎乎的贴了一脸去上学,无论如何神气不起来。因为家庭的关系,认得几乎全中国最顶尖(注意,我没说最好)的中医,包括第一“太医”(我本人没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6-21 14:49:30)
从小禁不起抬举,说胖就喘。两天来发文上瘾,知道除了自己还有别人看,就来劲儿了!看这篇的题目大家就知道我是顶盔掼甲写的,我有感觉大批的大块的砖已在弹道上,也没有大总统叫停。网友们提到了“进化”,我就冒着砖雨说说。人懒,先从刚才的回复里自抄一段。单细胞概念上的进化好理解,就是一单身汉,穿什么吃什么都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没规矩,GenomePo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昨天心血来潮,发了两篇博(拙)文,接到很多有深度的问题,谢谢;和几块小砖,谢谢,接不了砖的文不是好文。今天再接再厉,“旋转”(spin)一下肿瘤“抗药性”(声明:有很多北京腔儿,See!)。昨天拙文里浅谈了细胞和组织分化,说了每一个肿瘤细胞都有自己特异的“MolecularLandscape”。在下是第一个用这个词表达此意的,绝不忽悠,但我没有版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